曾经雄踞天下的元朝,竟是被它限制了疆土?

时间:2021-02-09作者:101健康网分类:健康知识浏览:83评论:0

元代医生眼中的痛风

有学者考证,隋唐以前历节与白虎病其实是统一疾病的差别称谓,但二者没有完全统一。如宋·唐慎微《大观本草·石类》载:“白师子主白虎病,向东人呼为历节风。”

然而到宋代,多数医家则从医理角度提出白虎历节为历节之一,且为历节之虚证。许叔微在《普济本事方·风寒湿痹白虎历节走注诸病》载:“治白虎历节,诸风疼痛,游走无定,状如虫啮,昼静夜剧,及一切手足意外疼痛。”这些文字反映了历节有多种,白虎历节即是其中一种。

杨士瀛《仁斋直指方论·历节风方论》载:“历节风之状……盖由饮酒当风,汗出入水,或体虚肤空,掩护不谨,以致风寒湿之邪,遍历枢纽,与血气搏而有斯疾也……遍身走痒,彻骨疼痛,昼静夜剧,发如虫啮者谓之白虎历节。”《圣济总录》也以为白虎病乃历节之虚者,作为官方资料,《圣济总录》反映了那时多数人的看法。

到了元代,朱丹溪(1281A.D.~1358A.D.)的《格致余论》才专立“痛风论”,对痛风一病有了详细的论述。《格致余论》先容:“彼痛风也者,大率因血受热,已自沸腾,厥后或涉冷水,或立湿地,或扇取凉,或卧当风,寒凉外搏,热血得汗浊凝涩,以是作痛,夜则痛甚”;在《格致余论·痛风论》中,朱丹溪以血分为着眼点,总结痛风的病因是:“大率有痰、风热、风湿......血受湿热,久必凝浊,所下未尽,留滞隧道,以是作痛,耐久不治......”。

痛风另有个俗名叫“箭风”,但因丹溪影响太大,后世沿用了“痛风”这个病名。朱丹溪以为痛风是由于自身血热而外遇风寒湿气,血中污浊凝涩而致病。这种“血中污浊凝涩“相当于现代医学以为的血液中尿酸或尿酸结晶体的沉积。

在《丹溪手镜》中,朱丹溪以为痛风多为血虚所致:虚者多因正气虚衰、过分内伤……一者血不养筋,不荣则痛;二者血虚则气虚,激昂无力,痰浊凝滞,亦发为痛风。从《格致余论》中数则痛风医案可知,朱丹溪善从血来治疗痛风,治法主要以温通为主,辅以化湿散瘀。药物大多为补血活血之品,佐以除湿理气之品。

忽必烈为何会患上痛风?

朱丹溪所处的年月,是中国历史上首次由少数民族确立的大一统王朝。在此之前,无论唐宋、甚至隋汉,都明了要挑唆游牧民族相互争斗,这样才气坐收渔翁之利。1206年,成吉思汗出人意料的团结了草原上的骑兵和部落,手握近13万骑兵军队最先东征西讨。1215年,成吉思汗率领的元朝军队攻陷北京,并在此定都。这一年忽必烈出生,此时中国南部大片区域还掌握在汉人政权南宋手中,而且物质方面也一直领先。

成吉思汗在大蒙古国建立后,不停对外发动战争,灭西辽、征花刺子模,一直进攻到了东欧的伏尔加河流域。在1227年远征西夏的时刻,成吉思汗去世。今后,他的第三个儿子窝阔台继位,团结南宋灭金,并再次远征,一度迫近东欧要地。窝阔台去世后,孛儿只斤·蒙哥继任大汗,在位8年,在四川攻打合州时暴死;今后,在履历了四年的汗位之争后,孛儿只斤·忽必烈(1215A.D.—1294A.D.)夺得了蒙古汗国的最高统治权并称帝,宣布《建国号诏》,取《易经》中“大哉乾元”之意,国号大元,在一年后定都多数。在1276年,经由耐心的围攻,夺下了南宋首都、那时中国最大的都会临安。

1281年,忽必烈还曾下令元军兵分两路远征日本,但遭遇“神风”而失败。这一年,他的妻子察必去世,察必在忽必烈心中职位突出,这是由于在他所有妻子中,只有由汉人和蒙古画家团结绘制的察必的画像留存下来;五年之后,他亲自选定并精心培养的皇位继承人真金刚过40岁便去世了。真金的先生由那时一些最着名的人物担任,他所学习的科目从中国历史到释教,无所不包,这一切使他完全有能力负担统治帝国的重任。真金去世的变故使忽必烈意气消沉,并使整个朝廷充满阴郁的气氛。

或许由于这些小我私家悲剧的刺激,或许由于国内外决议的失败,让忽必烈悲痛不已,并最先毫无控制的享用更多的美食与醇酒。在为绵长的丝绸之路带来法度和秩序,让纸钞成为财政的基础,治愈了中华大地一个世纪之久的战争创伤后,忽必烈住手了他进攻的脚步。

今后十余年里,忽必烈越来越转向穷奢极欲,追求抚慰和知足。暴饮暴食成了他的一种习惯而不是破例。宫廷宴会变得越来越奢华,宴会菜肴是以煮羊肉和烤全羊为主的蒙古菜。为了使忽必烈感应舒心,一样平常饭食也是精心制作且相当奢侈,再加上其他肥腻食物作为肉食的弥补。一顿典型的膳食可能包罗烤羊羔肉、鸡蛋、藏红花拌生菜、烤薄饼、糖茶、大量的忽迷思(马奶酒)以及一种用小米做成的啤酒等。宴会饮食自然加倍细腻。蒙古人从不在乎暴饮暴食,特别在正式场所更是这样。马可·波罗是曾亲眼目睹蒙古宫廷无控制宴饮排场的人之一。

在蒙古族的饮食习惯里,牛羊肉占很大比例,传说涮羊肉就是忽必烈的厨师发现的。忽必烈率军远征,嫌伙食太差,想吃清炖羊肉。厨子便宰杀羔羊,剔选羊肉准备做。可敌军突然来袭,厨子情急之下把羊肉切成薄片,放在锅里杂乱搅和一下,就捞出来,放点配料,给忽必烈端去了。忽必烈肚子咕咕叫直叫,吃完就披挂上阵去了。没过多久,忽必烈凯旋而归。回朝后,他不忘厨子的劳绩,就让他再做一次,并说味太淡,该多些配料。文武大臣吃后,皆竖大拇指。忽必烈喜悦,给这道新菜赐名“涮羊肉”。

忽必烈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一样平常食谱中,我们可以看到包罗牛羊肉在内的许多高嘌呤食物的身影。嘌呤在人体的代谢终产物是“尿酸”,一旦尿酸天生过多、或不能实时排挤体外,就会泛起高尿酸血症,过多的尿酸盐容易沉积在枢纽、骨骼以及泌尿道等处,而大量饮酒又能让这一历程显著加速。

直到去世,忽必烈一直饱受痛风的折磨

1280年刘贯道为忽必烈画的像已经显露出他的肥胖体态,但在13世纪80年月末,他的饮食习惯真正使他陷入了贫苦。肥胖、高龄、男性、静坐、饮食不节、酗酒、劳累、神志不畅等生活方式,最终导致了忽必烈发作痛风并最先遭受痛风和其他疾病的折磨,今后他连行走都难题,况且骑马领兵上阵接触。

都是生活在元朝,被痛风折磨到筋疲力尽的忽必烈,为啥不找朱丹溪来给他看病呢?这是由于,在忽必烈被痛风折磨的时刻,朱丹溪还只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另外,虽然忽必烈认同汉族文化,但他的太医院里,更多的应该照样蒙古医生。

朱丹溪会如作甚忽必烈用药呢?《丹溪心法·卷四·痛风》中记载了一个处方,没有方名,却被后世誉为治疗痛风的“通方”。详细处方:南星(姜制)、苍术(泔浸)、黄柏(酒炒)各二两,川芎一两,白芷半两,神曲(炒)一两,桃仁半两,威灵仙(酒拌)三钱,羌活三钱(走骨节),防己半两(下行),桂枝三钱(行臂),红花(酒洗)一钱半,草龙胆半钱(下行)。上为末,曲糊丸梧子大,每服一百丸。空心,白汤下。然则很可惜,这个方子忽必烈没有用上。

在用尽御医、巫师和蒙古草药后,这位朽迈的帝王用尽种种方法来治疗他的顽疾,但都无济于事。至元三十一年正月二十二日(1294年2月18日),忽必烈在多数病逝,享年七十九岁,庙号世祖,谥号圣德神功文武天子。

我们今天已经无法想象,若是忽必烈没有患上痛风,他是否还能一起拼杀为元朝划下更大的疆土。在忽必烈去世后,真金的三子孛儿只斤·铁穆耳继位,兴师击败西北海都、笃哇等,都哇、察八儿归附,使西北乱局有所改观。我们可以设想,若是忽必烈没有患上痛风,这些战争应该由他来主导。

增加关节滑液,改善关节健康,这4种办法请收好!

关节腔本身是充满了关节滑液的,关节滑液由关节滑膜分泌产生,并不断被吸收代谢,从而保持关节滑液不至于太多,也不至于太少,关节滑液是关节润滑和关节软骨营养的重要来源,当滑液分泌不足时,就会导致关节润滑不足,关节软骨磨损。关节中的滑液具备润滑和缓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