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以万亿计的肠道微生物若何影响康健?揭开益生菌万金油的圈套

时间:2020-06-27作者:101健康网分类:健康知识浏览:231评论:0

你领会身体内另有个重大的邻人在投止吗?

请想象在一个忙碌都会的工作日早晨,街道上挤满了慌忙去上班或赴约的人。现在,再在微观层面上想象一下,你就会联想到我们体内由成千上万不同种的数以万亿计的微生物(也称为微生物群或微生物)组成的微生物群落是什么样子的。[1]

这些微生物群落不仅包罗细菌,还包罗真菌、寄生虫和病毒。在一个康健的人体内,这些“细菌”遍布全身,和平共生,而且在小肠和大肠中发现的数目最多。微生物群甚至被称为支持器官,由于它在促进人体一样平常平稳运行方面施展了许多要害作用。

我们今天就来给人人聊聊这群“邻人”对我们的康健有什么影响吧!

体内的微生物组是怎么来的?

每个人都有一个举世无双的微生物群网络,它最最先是由一个人的DNA决议的。一个人第一次接触到微生物是在婴儿在经由产道临盆时和母亲母乳哺育时。[1] 婴儿究竟会接触到何种微生物完全取决于母亲体内的微生物种类。之后,外界环境接触和饮食习惯可以改变一个人体内的微生物群系,这些微生物群亦或对康健有益,亦或使人面临更大的疾病风险。

微生物群落里的微生物由既可能对人体有益又可能有潜在危害。大多数微生物和人体是共生的(即对人体和微生物都有益),少数是致病的(促进疾病)。在一个康健的身体里,病原微生物和共生微生物可以毫无问题地共存。然则,感染性疾病、某些饮食、长期使用抗生素或其他杀菌的药物会引起平衡失调,使得体内生态失调,这些正常的相互作用就会住手。效果就是身体可能会变得更容易生病。

微生物若何有益于身体

微生物群刺激免疫系统,剖析潜在有毒食物的化合物,合成特定的维生素和氨基酸,[2] 包罗维生素B和维生素K。例如,形成维生素B12所需的要害酶只存在于细菌中,而不存在于植物和动物中。[3]

像蔗糖和乳糖这样的糖类在小肠的上部很快就能被吸收,然则像淀粉和纤维这样更庞大的碳水化合物就不那么容易被消化了,它们可能会向下蠕动到大肠。在那里,微生物群的消化酶可以辅助剖析这些化合物。不能消化纤维的发酵会导致短链脂肪酸(SCFA)的发生,而短链脂肪酸可以作为身体的营养泉源,而且也在肌肉功效中施展主要作用,还可能预防慢性疾病,包罗某些癌症和肠道疾病。临床研究注释,SCFA在溃疡性结肠炎、克罗恩病和抗生素相关腹泻的治疗中可能是有用的。[2]

若不慎饮用或食用了受污染的水或食物,康健人体内的微生物群也能珍爱人体免受病原微生物的侵袭。

在人类肠道中发现的细菌科包罗普氏菌、瘤胃球菌、拟杆菌和厚壁菌门。[4] 在低氧环境下的结肠中,你会发现厌氧菌——消化链球菌、双歧杆菌、乳酸菌和梭状芽胞杆菌。[4] 这些微生物通过竞争营养物质和黏液膜的附着位置的方式来防止有害细菌的过度生长,黏液膜是免疫流动和抗菌卵白发生的主要场所。[5,6]

益生菌的作用

若是微生物群对我们的康健云云主要,我们若何确保我们有足够的或准确类型的微生物?你可能知道益生菌,或者已经在使用它了。一些要么是自然含有微生物群的食物,要么是含有 活性细菌的补品被宣传为是可以促进消化康健。益生菌弥补剂的销售额在2015年超过了350亿美元,预计到2024年将增添到650亿美元。不管你是信赖这些康健声明照样以为它们是另一个万金油圈套,它们已然构成了一个数十亿美元的产业,这个产业随着快速涌现的研究而不断发展。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和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营养学教授艾伦·沃克(Allan Walker)博士以为,虽然已揭晓的研究相互矛盾,但在某些特定情况下,益生菌弥补剂可能是有益处的。

沃克注释说:“益生菌在年龄结构的两头都是最有用的,由于这时人体内的微生物不如它们通常那样结实。在这些时期,你可以用益生菌更有用地影响这个伟大的细菌定植历程。”他还指出了在一些身体对照吃力的情况下,弥补益生菌可能会有所辅助。比如在接触病原体后可减轻腹泻的严重水平,或者在病人使用抗生素厥后弥补肠道中的正常细菌。

尽管云云,沃克着重强调道,“这些都是在肠道内平衡失调的情况下,若是你面临的是一个没有服用抗生素的康健成人或较大的孩子,我不以为给他们服用益生菌会对他们的康健有很大的辅助。”

由于益生菌都属于弥补剂而不是食物,它们不受美国食物和药物管理局的羁系。这意味着,除非弥补剂公司自愿披露质量信息,如携带USP(美国Pharmacopeial条约)密封,提供尺度质量和纯度,现实的益生菌药片可能并不包罗标签所上列出的益生菌数目,甚至不保证菌群是在世的或使用时益生菌是否还在世。

饮食会影响人体的微生物群吗?

除了家庭基因、环境和药物使用外,饮食也决议了结肠中会存在何种微生物群。[2]

所有这些因素导致了人与人之间微生物群系的的独特性。高纤维饮食尤其会影响肠道中微生物群的种类和数目。膳食纤维只能被生活在结肠中的微生物所发生的酶剖析和发酵。短链脂肪酸(SCFA)的释放就是发酵的效果。这降低了结肠的pH值,从而决议了的结肠中的微生物种类是适合酸性环境的。较低的pH值限制了一些有害细菌的生长,如艰难梭菌。越来越多的关于SCFA的研究探索了它们对康健的广泛影响,包罗刺激免疫细胞流动和维持正常的血糖和胆固醇水平。

有助于SCFA水平增添的食物是无法消化的碳水化合物和纤维,如菊粉、抗性淀粉、树胶、果胶和低聚果糖。这些纤维有时被称为益生元,由于它们为我们有益的微生物群提供了养分。虽然一些弥补剂含有益生元纤维,但也有许多自然康健食物也含有益生元,生含量最多的有大蒜、洋葱、韭菜、芦笋、洋姜、蒲公英、香蕉和海藻。一般来说,水果、蔬菜、豆类以及小麦、燕麦和大麦等全谷物都是益生元纤维的优越泉源。

需要注重大量摄入益生元食物时,特别是若是突然摄入,会增添气体的发生(胀气)和腹胀。患有肠易激综合症等胃肠道敏感症的人应该先少量摄入这些食物,以评估耐受性。再继续使用,耐受性可能会提高,副作用也会降低。

若是没有食物敏感症,那么逐步实行高纤维饮食是很主要的,由于低纤维饮食不仅会削减有益菌群的数目,还会增添在低酸性环境中茁壮成长的致病菌的数目。

参考文献:

  • Ursell, L.K., et al. Defining the Human Microbiome. Nutr Rev. 2012 Aug; 70(Suppl 1): S38–S44.
  • den Besten, Gijs., et al. The role of short-chain fatty acids in the interplay between diet, gut microbiota, and host energy metabolism. J Lipid Res. 2013 Sep; 54(9): 2325–2340.
  • Morowitz, M.J., Carlisle, E., Alverdy, J.C. Contributions of Intestinal Bacteria to Nutrition and Metabolism in the Critically Ill. Surg Clin North Am. 2011 Aug; 91(4): 771–785.
  • Arumugam, M., et al. Enterotypes of the human gut microbiome. Nature. 2011 May 12;473(7346):174-80.
  • Canny, G.O., McCormick, B.A. Bacteria in the Intestine, Helpful Residents or Enemies from Within. Infect and Immun. August 2008 vol. 76 no. 8, 3360-3373.
  • Jandhyala, S.M. Role of the normal gut microbiota.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15 Aug 7; 21(29): 8787–8803.
  • 备受争议的咖啡该喝吗?致癌物是真的?为何研究却发现能预防癌症

    Hello大家好! 世界当各地的咖啡爱好者们喜欢上冲一捧着最爱的咖啡时,可能并没有咖啡对健康的益处或危害。然而然而,咖啡这种饮料的利弊已经历了漫长的辩论史。1991年,世界卫生组织将咖啡列入可能致癌物清单。直到2016年,研究发现咖啡与增加癌症风险不相关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